【保芋】关于那个装成Omega的Alpha

cp 宫保鸡丁×太极芋泥

脑洞产物,不确定下一章什么时候发

非食魂ABO设定,有ooc,警察卧底Alpha保,平平无奇心理医生Omega芋


以下正文

(一)

H市最繁华的一条酒吧街,即使是半夜12点依旧亮如白昼,纸醉金迷。

 

于太极靠在Venus门口的墙上,深吸了一口气,像是终于活过来一般。许久,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叼在了嘴里,也没有点上,只松松的咬着,手指在墙面轻轻叩击,敲打着毫无节奏感的拍子。

 

“怎么,里面玩的不好?还是要我亲自伺候啊~”

 

于太极瞥了一眼站到自己面前的男人,拿下了嘴里的烟,“味儿太冲了,就那个什么易家的小少爷,他的信息素放的,我看就差在里面把一圈Omega诱导发情了吧。”

邓影听了这话冲他眨了眨眼,压低了些声音,“嗐,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他们家风头正盛,就算在这儿真搞出点乱七八糟的事情,也有人替他摆平。”

“啧,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被他看上。”于太极打了个哈欠,把剩下的半包烟往邓影怀里一塞,摆了摆手,“走了啊,顺便,他的橡胶味劣质套子似的,多闻一秒我都怕自己x功能受影响。”

 

“你真是……哎哎哎,从后门那边走,那边清静。”

 

于太极绕到Venus后门连着的小巷处,才觉得自己终于回到了人间。

原本今天也是被叫来临时凑数的,估计里面喝大的那群人能想起来自己叫啥就不错了,加上有邓影给他打掩护,被“兴师问罪”也不怕。

 

手表的指针指向了十二点半,他半推半就也喝了两杯,开车是不太方便了,而这个时间这个地段打车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他不禁又暗自后悔为什么今晚要来这个地方。

 

手机上“待接单”的字样转了不知道多少圈,在他思索着要不就走回去的时候“叮”得跳转成了“司机正向你靠近”,他挑了挑眉,心想运气还不算太差。

 

但显然,他的结论下早了。

 

因为在地图显示距离变到500米的瞬间,身后的酒吧后面传来了重重的撞击声。

 

于太极吓得险些没能拿稳手机。等他反应过来,门内的撞击竟是一下重过一下,仔细听还能分辨出其间的喘息声和更远一些地方的杂乱的脚步声。

 

这什么玩意儿,于太极怀疑自己今晚触发了什么奇怪的效果,不然怎么连这种破事也能被自己赶上,况且……从门缝里飘出来的淡淡的柚子味道来看,这怕是个Omega。

 

“凶多吉少啊。”

 

于太极看了眼手机上的标识,还有200米,他现在从巷口拐出去,不出一分钟就能上车扬长而去,至于这里的破事,呵,这里有发生什么事情吗?他貌似什么都没听见呢。

 

(二)

“司机已到达指定位置。”

 

“靠,你倒是快出来啊!”

 

丁季手还搭在门板上,被忽然一股大力拉开的门扯得一个踉跄,抬眼正对上面前比自己矮了有多半个头的长发男人。

“你……”

 

“你什么你,还不快跑,等着被追上按地上干啊?”

 

于太极很不爽,难得自己良心发现,打算救一下这个误入歧途的Omega,结果一开门,这是一个Omega应该有的身高?更别提那人虽然面色通红微微喘息着,但怎么看都是跑累了吧。他觉得自己的感情被欺骗了,也不顾什么风度了,上手就抓了人袖子,直接拽着人往小巷出口跑,最后不忘给了身后大门一脚,将后面的“尾巴”堵在了门里。

 

“师傅,开车。”于太极把人扔在了后座上,自己坐进了副驾驶。

“你朋友……没事吧?”

“哦,没事,可能喝多了,师傅您要是怕他碍事一会儿路上找个地方丢下去就好了。”于太极说着冲司机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笑得司机后背一凉,没敢再问,驱车上了路。

 

“喂,你,要去哪里?”

 

丁季觉得自己还没从这个魔幻的剧情里缓过神来,毕竟自己任务还没完成,就莫名其妙的被一个人带走了,还上了车。此时听那人发问,才愣愣道,“额,哪里?”

“嘶,我问你,把你送去什么地方……”于太极觉得遇到这人绝对是对于自己前二十几年没有良心的惩罚。

丁季整了整被于太极弄皱的衣袖,在脑子里快速过了一遍任务失败的备选方案,发现并没有一个可以针对这种意料之外的情况的,也冷静了下来,淡淡回道,“哦,你去哪里?”

“我?我当然回家啊。”于太极一瞬间认识到,这人不是被强制发情,是被强制降智了,对一旁的司机摆了摆手,“师傅,下个路口停车,让他……”

“我要和你回去。”丁季打断了于太极的话,“你把我带出来要负责。”

“大哥,且不说我是救了你,我是个Omega,你也是个Omega,负责个鬼啊!”

 

(三)

在现代的21世纪,Omega平权运动早就搞了一波又一波,而原本被定义为“易碎的生殖机器”的Omega早已经进入各个领域,就连最麻烦的发情期也可以利用各种手段加以控制。

简单地说,除了不能生孩子,alpha和Omega没什么区别。

 

于太极,一个平平无奇的Omega社畜,此时第一次感受到世界对他的恶意。

 

“你再追我就报警了。”

丁季点了点头,觉得这不失为一个交接的好办法,“唔,可以。”

 

毫不知情的于太极却把这人平淡的表情当作了挑衅装傻,深深看了丁季一眼,忽然笑了,“行啊,你跟我回家,先说好,要交住宿费。”

 

丁季手机丢在了酒吧,没法搭上线,提出和于太极回来本就是不暴露身份的无奈之举,话至此也只能接下去,“好。”

 

进了门已经一点半了,于太极在玄关把鞋子踹开就扑进了沙发里,这下换成丁季站在门口目瞪口呆了。

 

“嗐,我看你也挺可怜的,住宿费就帮我把屋子收拾了就行了。”于太极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光着脚就往浴室的方向走,“对,弄好你就睡沙发上,左边房间顶上柜子里有毯子,你要是需要自己拿,别进右边,那是我房间。”

 

丁季用脚拨开地上各种奇怪的杂物,见缝插针得站到了沙发前,看着桌子上堆着的一堆泡面盒和外卖袋子,心情一言难尽。

 

这,预判失误了,住宿费付不起啊。

 

(四)

美好的周日,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太阳是暖的。

 

于太极,他是懵的。

 

他保证,他的房子上次这么干净大概还在它是一间毛坯房的时候。

这样想着,他怀着奇异的新鲜感,没错,开始参观自己的房子,推开餐厅的门就看到丁季正弯着腰擦拭落满灰尘的厨灶,看他一脸严肃又一丝不苟的样子,于太极甚至一瞬间觉得他在做什么精密实验。

 

显然,丁季也发现了门口的于太极,头也没回,“我看你冰箱里没什么吃的,就拿了你钥匙去外面买了些,不过也过了早餐时间了。”

 

“唔……”不知道为什么,于太极心虚了一秒,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了哪里不太对劲,“你哪里来的买早餐的钱?”

 

“从你钱包里翻出来的。”

“啊?我钱包。”于太极思索了几秒,确认自己有几个月没看到过自己的钱包了,毕竟在这个人人用手机的时代,现金显得如此不受人待见,但这不是这人擅自用自己钱的理由,“你还真不见外啊。”

“当然,毕竟我从你沙发底下翻出了六只不同样式的袜子,帮你扔了看上去攒了有一个月的外卖盒,以及,卫生间里那堆内……”

“好的,不必见外了。”于太极及时制止了丁季继续当面揭自己老底,天知道昨天自己只是想耍一下他,没想到这个Omega这么较真。

 

是了,Omega,于太极这下相信他是个Omega了。

 

(五)

“你吃过了?”于太极在餐桌旁坐下,拿起一只牛角包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问他。

“吃了。”丁季终于和厨灶斗争完毕,长长松了口气,把脏的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抹布扔进了垃圾筒,绕到于太极对面坐了下来。

 

于太极这才第一次认真看到了丁季的长相。

 

不得不说,他昨天的判断没错,这样子,放大街上百分之百的alpha啊,配上那说好听是倔强,说不好听就是愣头青的眼神,“喂,你还没和我讲昨天晚上你是怎么一回事呢?”

丁季微微拧眉,“我叫丁季,以及,昨天谢谢你。”

“哦,丁季。我问你昨天晚上的事儿,你别一句道谢就想打发我,你这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进出Venus的。”

“意外。”丁季不想多和他交谈,多说多错的道理他在警校就学的很好了,“被下了药,不过量不大,后来被追,之后就遇见你了。”

 

于太极想这人果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就刚刚那句话,重点一个没落下,但也什么都没说清楚。但他足够聪明也不是爱惹麻烦的人,适时的没再追问,“哦,一个Omega在外要小心啊,这次是有人眼瞎看上你,呸,酒吧灯光昏暗给你下了药,下次还不一定怎么样呢。”

 

“是……”丁季看着于太极假惺惺的样子,相比之下,自己的演技竟然还强那么一些?

 

“好啦,你这也没事了,住宿费也结清了,你可以离开了。”于太极咽下最后一口面包,将空的包装纸往餐桌正中间一推,点着手机起了身。

 

丁季纠结了几秒还是把桌上的包装纸捡起扔进了垃圾桶。看了眼墙上挂钟大大的12字样,确实也该去交接了。


TBC

评论

热度(90)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沐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