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语】故事的开始与结束

我知道,到了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直到晚饭的时候,平日总是吃好几碗饭的我忽然有些吃不下,草草扒了两口就放下了碗。

 

郭管家在一边若有所思的看了我几眼,即使知道我马上就不用受他管束,我还是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就听他幽幽开口道,“少主今日如此心不在焉,是否又需要些特训锻炼一下注意力了呢。”

我搅着衣摆上的扣子,不敢抬头和他对视,淡淡道,“我……减肥。”

“少主已是难得的美人,何须减肥,倒是不好好吃饭伤了身子,我可是会心疼的。”福公仍是笑吟吟的看着我,将一只鲍鱼夹到了我的碗里。

“算了,今日实在没什么胃口。”

 

我猛地起身,想要离开这里,却险些带翻面前的碗碟,慌忙间一只手从旁横斜,扶住了桌沿,“少主莫不是生了病,要去焦医师那里看看吗?”

 

“少主无事,忧思过度罢了。”焦医师收了手,冲一旁一脸忧虑的众人颔首,“至于药……”

“我不喝药!”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我后退了两步,感受到旁边幸灾乐祸的目光,脸上一热,“那个……我的意思是,不用麻烦了,我休息休息就好。”

 

“呵,我看他也不用吃药,年纪不大心思倒不少。”师傅不知道何时摇着轮椅从药室里出来了,停在了离我几步远的地方。

“我没有。”我小声为自己辩驳,但想起瞒着他们的事,更为心虚了。

 

“没事就好,少主去歇着吧,其他事情有我们呢。”鹄羹看出我的异常,偷偷在我手心里塞了一颗糖,冲我眨了眨眼,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快回去,不然又要被唠叨啦。”

 

我攥着糖果,有些慌不择路的回到了卧房,胸口一阵阵发疼,我也许真的得病了,病入膏肓,连空桑的神医们都看不出,治不好吧。

 

思绪被敲门声打断,“少主,你在吗?”

 

“你们……”

 

拉开门就看见那群小孩子堵在门口,青团和春儿站在最前面,后面小鳜鱼怯怯得拉着一脸不情不愿的汤包,年糕,叉烧仔,小葫芦,汤圆,元宵,月饼,双儿,甚至连诗老师都不知道怎么被他们拉了过来。

 

“少主,听鹄羹哥哥说你身体不舒服,我们想着来看看你。”

“少,少主,我,我们是不是打扰了你……”

“切,我看他挺好的,还不是自己天天逞强干那么多事儿。”

“少主,我们带了好多点心,你要是饿了就吃些。”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絮絮叨叨的话,我却觉得自己半句都没听清。

 

“少主?”

“啊……什么?”我回过神,正对上诗老师询问的眼神,摇了摇头。

“少主真的累了,大家,先回吧。”诗老师犹豫开口,“给大家布置的功课都做完了吗?”

 

“额……那少主你好好休息,我们走了!”

 

我看着手里的点心盒子,哭笑不得,自从拜托诗老师看顾这些孩子,他们愈发害怕听见“功课”两个字了。

 

点心的味道从来没变过,和我第一天到任空桑时一模一样。

可惜,以后就吃不到这样好吃的点心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来的时候没什么行李,要走了,竟也一时不知道该带走些什么,轻轻叹了口气,从床上翻身爬了起来。

 

空桑每个人的房间在哪儿我都了如指掌,此时干起着偷偷摸摸的“勾当”倒也驾轻就熟。

 

我蹑手蹑脚把将军房里快要燃尽的安神香重新点好,看着他舒展开的眉笑了笑。

我悄悄解开了楚逸设下的棋局,不知道他明早起来会不会大吃一惊。

我将大师赠我的佛珠挂在了窗外菩提上,尘归尘,土归土。

我把最近收集的香料放到了天湘和阿雪门前,希望瀛洲的香气也可以在空桑飘散。

我还偷偷翻了腊味的小本本,虽然这很不对,我发现他确实挺记仇,不过扉页上还写着“少主给了我一个家,可以抵无数次”

 

龙井的茶壶没有收,壶中的茶水已经半凉了,可惜没机会再陪他斗一次茶了,虽然我还没赢过。

云谨屋里的灯还亮着,大概又在熬夜看卷宗了,早告诉他不用这么拼了,好在提前整理了一份明目养肝的食谱放在了厨房,明早会有人发现的。

小策士院里石桌上还摊着未来得及收的堪舆图,好像听他和西凤提起要切磋演练一次的,不知道到底谁胜了。

小少爷做好的新衣服挂在门廊衣架上,那款式,好像是我上次和他说喜欢的那种,明明当时还嫌弃的嘲笑我品位来着。

东坡,鱼叔那几个好酒的家伙好像被白琊邀请去对月小酌了,房间都空荡荡的,隔天估计小邵老板又要头疼得给他们灌解酒药了。

 

“无名,不用跟着我了。”我停下脚步,望向身后一片阴影。

“少主,该回去了。”无名自黑暗里现身,握着鱼肠的指尖有些发白,“再不回去休息大家会担心的。”

 

他向来话不多,却也敏感,怕是察觉出了什么。但我不能回去了,我没法保护好他们。

 

“无名……你,今夜不用巡夜了。”

 

他头上的呆毛动了动,最终塌了下去,点了点头,声音还是那样波澜不惊,“我懂了,少主的所有决定,我都会执行的。”

 

长出了一口气,却无法缓解胸口处的一阵阵闷痛。

 

低头撑着墙壁好歹维持住了身形,却见到一双黑靴进入了视线,我勉力扯了扯嘴角,抬头对来人笑了笑,“阿喻。”

“怎么,空桑少主也有夜游的习惯,还是,在偷偷摸摸做什么坏事——”他的语气还是带着些戏谑,这次我竟不知怎么反驳。

 

许是见我没有向往常一样答话,不免疑惑,“怎么了,有人欺负你?”

 

“没有,怎么可能呢。”我怕他也看出我不对劲,“阿喻,能不能,带我飞到天上看看,就像上次……”

话音还未落,就感觉被一个人抱进了怀里,紧接着伴随一瞬间腾空的失重感,再睁开眼,已经在空桑上空了。

 

夜晚的空桑很漂亮,记得上次和四喜他们去辰影阁,还与邓阁主争辩过。我告诉他,空桑的夜要比盛唐时最喧繁华丽的街坊楼阁还要美。

 

灯火明明暗暗间,我可以清楚的分辨哪一片是厨房,哪一片是农场,哪一片又是万象阵。

 

我好像可以看到,

 

警务部里,丁季整理着行装,东司马坐在案前眉头紧锁,而德州则带着不情不愿的阿符四处巡视。

小皇帝在厨房门口训练着他的鸭鸭军团,川儿抱着花椒八角在旁边看着,一边念叨要不要再加些辣子,卤肉饭倒显得是最认真的,围着围裙不知在研究什么。

相遥与太史不知在交谈些什么,难道是宠物养护心得?

蟹蟹又在修理他的非命了,而桂花依旧坐在树下揽镜自照,美的不可方物。

飞龙想必又去和俞生比试了,沅白拉着莲花仙人猜测着比赛结果。

一品还勾勒着徽州山水,扬州则持着一支新梅为画卷染上君子暗香。

滚爷说着他当年在四九城的日子,高谈阔论,作为听众的猫耳朵,蚵仔和小羊不住点头,不过好像片儿川对此挺不屑的,他的奎元楼事迹还没讲完。

苏酥还在观天象,除了可能不是那么准……哦,这次他看见了在天上企图“消亡”的燕燕并与虞山一起把他拉了回来。

夙音,新风,虾饺和余年谈论着过几天的空桑歌舞会,被虾饺拉来的煲仔在一边昏昏欲睡。

猪帝不知怎么又惹了祸,豆儿和小鱼头在后面吵嚷着追他。

大哥哥又开了新赌局,相比于一掷千金输赢不论的聪少,蛋老板不知怎么也馋了一脚,可惜“地下赌局”被郭管家“查处”了,最后被抓到农场干活的居然是在一边看热闹的吉利和桃花,哦,好像这次的赌局是关于“是否存在真正的爱情”。

腊八又在拉人陪他看鬼片了,可惜他这次找的居然是八宝和鬼城,大概又要被吓得不轻了。

八仙不知怎的和白老师谈论起了学问,小樱桃也在旁边听着,是关于女子的事吧。

燕杜衔好像找到了新的谜题,四处寻找着什么。

河岸的牡丹花开了,一团团簇在一起,我记得河边还有姬老板新搭的戏台子,他说要我陪他唱一出霸王别姬,可他是真虞姬,我只是个“假霸王”吧。

还有编着五色彩绳的宗老师,吵嚷着要玩游戏的小金玉,不知谈论着什么的子陌,周大哥和鸡兄,把空桑当作跑酷场地的热干面,初来乍到的小金有些害羞似的与同样来的不久的重阳爷爷说着空桑的饭菜多么好吃,余洋和杨枝似乎有些话题,也许是游历各地的感想吧……

 

可是,我又好像什么也看不到了。

 

“空桑少主,空桑很好,你也很好,所以记住了吗?”

 

阿喻突然开口,我吓了一跳。果然是千面之影啊,看的比谁都通透。

 

“记住了,谢谢。”

 

谢谢你,谢谢你们。

 

“最后送我去无情那里吧,还有些事情要麻烦他。”

 

“三途无情,断魂路,一碗尽忘,孟婆汤。”我推开无情房间的门,看着幽幽蓝色火焰上烧着的将沸未沸的汤,轻轻念出了声。

“我叫无情。”无情背对着我,盯着指尖的银蝶,许久道,“你教会了我什么是世间的情,现在,你要教我什么?”

 

教他们什么?

 

我好像从来没有教过他们什么,都是他们一直在教我。

从聚春苑到津浦铁路,从广州花市到烟雨江南,是徽州水墨晕染的山河,是洛阳夜夜笙歌的繁盛,是幽冥司,玉茗山,广寒宫,天海间,是古国楼兰,青丘,天蟾剧场,是春秋战场,蓬莱,不周山,瀛洲,是已经踏过的地方,还有未曾涉足的彼岸。

 

“离别。”我听见自己开口了。

 

“可惜了,这个我不用学。”无情转身,递给了我一个盛着清澈汤液的碗,“在幽冥司那么多年,我看惯了的就是离别。”

 

“对不起。”

 

“不用道歉,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离别吧,也是一种新的体验。”

 

我接过孟婆汤,没有动作,只是静静看着碗中映照出的我此刻带着泪痕的脸庞。

 

“他们不会喝的。”无情一抬手,银蝶随着流光飞去了他处,“我也不会,最后这碗孟婆汤,给你,忘了或记着,你早该清楚。”

 

从无情房间出来的时候,天边已经微微泛白。这是最后一次了吗?我站在空桑门口望着身后的这片地方,不再去看,不再去想。

 

“再见,少主。”

“少主,你要过得开心啊!”

“少主,我会想你的。”

“如果有时间,我们等你回来看看。”

“快走快走,一会儿别又忍不住不走啦。”

“你做的一切决定我们都会支持。”

“……”

 

身后声音嘈杂,熟悉的或是不那么熟悉的,每一句都无比清晰的传入我的耳朵里,我强迫自己没有转身,自认十分潇洒的挥了挥手.

 

故事的开始不过源于那一句,“我一定带你们回家。”

 

如今,故事结束了,也不过一句,“再见,空桑。”

 

孟婆汤洒在空桑门口,或许会随着太阳的升起蒸发不见。

幸运的是,那段回忆,我都会记得。


评论(5)

热度(64)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沐白|Powered by LOFTER